科技人性化――关于艺术、科技和社会

科技人性化――关于艺术、科技和社会

科技人性化――关于艺术、科技和社会

马丁•霍齐克

在时间长河中,人类永远渴望着战胜自我、超越自我,并依靠自身力量改变事物的自然发展轨迹,因而从未停止探索。人类凭借着创造力、勇气和才智,不断地接近这些渴望,并将空想变为现实。这有赖于人类的自带属性、一种天赋,我们称之发明和创造的能力,它会在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被激活继而茁壮。这种天赋使得人类在自然界的物种等级上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由此也可引出我们项目之所以能成功的两个决定要素:根植于项目理念之中的想象力,以及所有工具和技术在项目进程中的辅助性。所以,在我们自己的认知中,人类所拥有的是天赋之异禀,为了将该禀赋发挥到极致,我们不惜投入自己全部的激情、专注和勇气。于是我们看到,世界正在被人类按自己的需求不断地塑造着,然而,巧妙的工具和技术的纷至沓来却让这个世界越发复杂,以至于没有人再能轻易地在这个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

“生活中再没有比发明更加愚蠢的事了。”――詹姆斯·瓦特(1736-1819)

为蒸汽机改良作出杰出贡献的詹姆斯·瓦特(1769年),为什么会发出如此感慨?或许他只是在某个瞬间感到疲惫或沮丧,但这样的感慨,却道出我们本次探索所具有的复杂性。因为,无论我们多么需要将人类的一些品质――如激情和勇气――延续下去,又多么需要假借这些品质来实现自身的发展,我们也同样需要一个位置来自我反省,让我们在自己的行动中不至于迷失自我,并通过思考让自己对未来的一切有备无患。

这次展览将目光投向过去的40年。在此期间,所谓的“数字革命”迅速兴起,席卷全球,带给全球社会颠覆性的挑战。虽然一开始,它看来不过是工业革命在追求目的性和效率上的延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无孔不入,逐渐将传统的工业模式全盘数字化。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社会与科技的关系也在不断演变,一轮全新的范式转换正在酝酿之中。迹象之一就是数字本身从自动化到自主化的一场独立运动。这次范式转换不仅对工业产生影响,也将作用于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人之为人的定义。

科技“人性化”

本次展览的主角自然是一些艺术界的“物种”,也就是那些不断带给我们批判性视角的媒体艺术家们。一直以来,他们都以另类的切入点和独特的思考方式来定位社会上的“新技术”;他们以充满哲思的远见和娴熟的专业技能(远不止是批判性和鼓动性的反思),使“新技术”得以普及,并在新技术与人类之间构建别具新意的联系。比起科技,人类才是永恒的焦点――”科技人性化“。

我们对于参展的艺术项目有两点要求:第一,必须能够与艺术话语之外的不断复杂化的环境建立直接联系;第二,能够以开放而新颖的合作文化来融合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本次展览意在探讨艺术、社会和科学之间的关系。本次展览由全球媒体艺术界两家重量级机构主办:中央美术学院――中国悠久的媒体艺术家培育基地;奥地利林茨电子艺术节――全球最重要的媒体艺术机构之一,自设立以来已走过40个春秋。由该机构颁发的电子艺术大奖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媒体艺术大奖之一,迄今为止已有超过六万件媒体艺术作品提交建档。电子艺术中心每年都会举办这一世界级的重要媒体艺术节。脱颖而出斩获电子艺术大奖的艺术家将携获奖作品与中国的媒体艺术阵地进行碰撞。通过这种碰撞,他们将一同呈现媒体艺术如何与社会生活产生交集,以及在社会中具体扮演何种角色。 

图片 1 图片 1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