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艺术的四十不惑

科技艺术的四十不惑

科技艺术的四十不惑

邱志杰

今年林茨电子艺术节的主题是“数字革命的中年危机”。

已经40年历史的林茨电子艺术节,伴随着电子艺术从摸索到崛起,从机构的设置到理论话语的建构的完整过程。四十年来,电子艺术节的议题涉及对当代技术进步各个层面和角度的全面反思,催生了不计其数的精彩作品的出现,拥有影响重大的奖项,活跃着一代代大师和天才的身影,影响力遍及世界,持续推动着电子艺术成为社会演进的正面能量。而在新一波技术革命正在席卷全球之际,它用“中年危机”这样醒目的言辞,和一系列可爱的走出盒子的卡通人物形象海报,宣示自己的初心。

数字革命为我们带来无损的记忆、快捷的通讯、变幻的感官经验和全新的互动方式,同时也为我们带来垃圾邮件、网络暴力、棱镜门、身份的迷失和宅男宅女。人类制造工具的过程首先是改造了自身,美丽新世界中弗兰肯斯坦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世界受惠于数字革命,但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加安宁,甚至对掌控新数字技术的争夺本身正成为纷争的源泉之一。手机正在成为新时代的火枪,而数据正在成为新的石油。人类并不会因为使用新技术而自动变得更加理性和更善于交流,如果人类依然贪婪和自我中心,新技术只是加速自我毁灭的失控的车辆。正是因此必须有科技艺术的出现。

作为一个方案,人类在起源之处就和技术共生,拒绝技术的原始主义和幼稚的技术乐观主义都是对人类缺乏理解。科技艺术的使命正在于与技术进步展开持续的对话,将技术重新浸泡在哲学和伦理之中。

和林茨电子艺术节一样,深圳这座城市也迎来了她的40岁,这在中国文化中意味着不惑之年。四十年前这座城市也是作为一个方案被提出,今天,这座城市拥有高效的社会治理、活跃的经济能量、坚实的制造能力和高新科技的聚集,更重要的是,她拥有生机勃勃的创新性格。而理性、平等、协商和创新创业的精神渗透在这座城市中,她的每个角落,到处都是想象着另辟蹊径的方案而试图改变世界的青年,她已经成为中国的梦想之城。这样一座城市,必然也必须成为一座艺术之城。再过十年,在中国人所说的“知天命之年”,深圳必然成为中国科技艺术新的中心。林茨电子艺术节40周年展览的到来,因此意味深长。

筹备本次展览的过程中,我在深圳的一片科技城中看到一个政府标语“鼓励创新、宽容失败”,这正是科学精神,也是艺术精神的精髓。四十年来中国社会的高速发展,正是这种科学精神和艺术精神的胜利。摸着石头过河,即是坚定的意志,更是不羁想象,大胆实验,随时收集反馈,校正行动策略的谨慎和理性。

四十年,对于古老的中国文明来说并不算长。回顾历史,中国文明曾经创造过技术和艺术的完美结合,现在正是时候让我们来重新面对“李约瑟难题”:曾经辉煌的中国科技文明为何停滞?这正是历史和考古的意义所在,也是同时开展的文献展的价值所在。近代史的屈辱和生存危机所催生的文化身份过敏正在痊愈,文明的自我变革和改造正在完成。通过这场深圳实验,中国正在重新成为一种科技文明,并重新面对前沿的人类命运问题。

感谢来自林茨的策展人和艺术家们,感谢他们四十年来不懈的思考,他们的思想活力,必将注入这样一个古老而青春的文明。

图片 1 图片 1

目前网站正处于公测阶段

继续浏览